您好,欢迎来三月兴发网页版网!

勇挑大梁,脚踩惊涛挺立

来源:说书人2020-08-26 10:50:49阅读:820

简介:对于蓝溪水、蓝俊雄父子及其家族企业而言,1996年是个分水岭。在这个具有“分水岭”意义的年份,企业发生了一件大事,这件大事又...

对于蓝溪水、蓝俊雄父子及其家族企业而言,1996年是个分水岭。在这个具有“分水岭”意义的年份,企业发生了一件大事,这件大事又导致了连锁反应。因而,“分水岭”具有多重含义这年,海关全面调查外资厂经营状况,蓝溪水与人合股的企业合同被海关查扣。一般情况下,海关查扣企业合同是很正常的。因其工厂属于来料加工,合同必须要冲销,假如冲销不了,海关就有理由认为该厂材料是进口的,产品却未出口,而是做了内销。也就是说,企业实际经营情况与合同上的“两头在外”(“两头”指的是原材料和产品)不符,这是不允许的。至于企业是否真的做了内销,将产品销给了谁等等,海关通常不容置辩,即使听取了厂家解释,也要逐项走流程加以确认。

勇挑大梁,脚踩惊涛挺立

这样一来,工厂进口的1000余吨原材料就被挡在关外进不来了,没有原材料就无法按订单进行生产,不生产就无法履行销售合同,也拿不到销售款,拿不到销售款就无法向原材料供应商支付货款。原材料供应商不仅加紧催货款,还立即停止了供货。工厂运作都是一环套一环的,一环出错即累及整个链条。进货不顺,交货也必然不顺,两头合同的正常履行(违约成本是很高的)都没了保障,一时间搞得风声鹤唳,工厂喘不过气来了。

勇挑大梁,脚踩惊涛挺立

如何让海关对厂家的申报予以采信呢?蓝俊雄每天都到海关交涉,提供各种数据,证明厂方没有违背相关规定。为促成此事的快速了结,他还想方设法找关系进行疏通。最终,在合同被查扣两个月、工厂被罚款100多万之后,此事处理完毕,合同也被归还。

勇挑大梁,脚踩惊涛挺立

蓝溪水本来就是负债经营,合同被海关查扣一事成为导火索,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,工厂基本上被击垮了,企业产生了4000多万港币的债务。工厂何去何从?父亲在厚街开辟的事业何去何从?这是26岁的蓝俊雄面临的严峻局面。蓝俊雄没有退缩,他选择了迎难而上,应对挑战,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。他从小就看着父亲经商办厂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,从小就跟着父亲在艰难困苦时刻边打拼边成长起来。长期的耳濡目染和实际磨炼,他不仅适应了经营状况的高低起伏,习惯了逆境,更学会了自信和自强。他铁心要把债务还清,把工厂继续办下去。

1996年11月,蓝俊雄与父亲商量,把现有工厂卖了。工厂总计卖了1600多万元,用来还掉部分债务,但与整个债务的清偿还有很大距离。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蓝俊雄几乎每天都与追债者打交道。债主中什么脸色都有,什么难听话都有,什么刁钻态度都有,他都要面对,都要应付,都要处理,都要耐着性子与其洽谈。即使对方有出格行为,他也并不计较,坚持有理有据。哪些钱是欠了人家的货款,哪些钱是欠了人家的油钱,他条条缕缕记得非常清楚,从未想过赖掉分毫,对还债有承诺、有担当。

白濠厂原有两个独立车间,一个做玩具,一个做鞋材。该厂在出售时保留了其中的玩具车间。蓝俊雄与父亲决定把玩具车间迁到厚街的南五社区,创办一个玩具厂,重新来过。一面开办新工厂,一面还债,成了这一时期蓝俊雄的主要工作。多年后,有人问蓝俊雄:“当时是否压力很大?你怕不怕?”“怕就谈不上,好像从来也没怕过。” 蓝俊雄笑着说。尔后,他以不疾不徐、平静祥和的语气答道:“我们可能会痛定思痛,总结一些经验教训,为日后发展提供前车之鉴。其实很多情况下,人在受挫之后反而更坚定。”蓝俊雄没有谈到压力,但压力显然是不言而喻的。

我对感兴趣,马上免费通话或留言
获取验证码